惩罚举报学生的班主任成网红:最初曾想做记者
来源:太阳城娱乐官网    发布时间:2017-12-11


  原标题:的班主任粉丝58万 她说作恶就要被惩罚,善良就应被保护

  宁波一所小学的班主任老师王悦微“红”了。

  班上有人举报同学私自带巧克力上学并骂人,班主任王悦微叫来两人一问究竟。一位同学喊着:“因为他威胁我!他叫我把巧克力送给他吃,他就不告老师!我没给他,他就把我告了,还来笑话我!”最后,王悦微让举报者看着同学把巧克力吃了,还要举报者写道歉信、为这同学做十件事。王悦微的理由是:举报者威胁勒索同学,选择性讲述事实,可耻。

  “班主任惩罚举报者”一事迅速在网络流传,引发广泛关注。

▲王悦微老师把此事发在了微博上

  王悦微的微博“我们1班”如今已有58万粉丝,这个5年来更新了2600多条内容的微博,是王悦微14年教师生涯最闪光的部分。上了网络热搜之后,班上同学一本正经地拿出笔和本,找王悦微签名。

  “我喜欢公平公正的生活,虽然渺小如我,改变不了整个世界,但我可以在我的班级里营造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:作恶就要被惩罚,善良就应该被保护,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受过欺负的瑟缩和委屈,每个人的心都是光明的,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的。”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,王悦微这样说。

▲王悦微   受访者供图

  没课的时候,宁波华天小学602班的王悦微很少闲着。在能掌控的时间里,王悦微给学生讲写作,教毛笔字,带着学生去操场跳绳,中午吃完饭要给43个人默写词语,放学后带着听写出错的学生去食堂改正。

  602班极少有安静的时候,“问题学生”不少。该校副校长王瑶告诉红星新闻,前几年家长都想方设法把孩子送进重点小学,生源并不是很好,近一两年才有所好转。王悦微把“问题学生”的课桌安排在前排,有两张和讲桌并列,成绩最好的两个学生坐在最后一排。窗外有什么动静,学生扭头了,王悦微瞄到就提醒说:“就是有学生不专心,老管别人做什么。”连说两次,怒目而视。

  尽管如此,王悦微依然被学生称赞温柔,“王老师不罚站、不打人、从不骂人,太好了。”学生沈强(化名)说,“王老师迫不得已才会发急。”

▲王悦微在上课  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课间,学生们挤在红星新闻记者四周争相爆料,想被写进报道,“出名”。有个学生被称为“老大”,他“嘘”了一声,周围安静了。他叫陈小风(化名),说他们班气走过7个代课老师。三年级后,王悦微休产假,并答应家长一定回来再教他们。陈小风(化名)说:“我们只服王老师,她是个侦探。她能查出来谁在黑板上写脏话,反正她都是搞清楚事实再做决定。”

  每天,王悦微都要在家长群点名,提醒家长监督学生们做作业,但收效甚微。“不做作业的总是那几个。”她有些无奈,但又说:“但我要做我该做的,每天提醒还是要提醒。”

  对家长在群里奉承老师的新闻,王悦微哈哈大笑,“从来不会发生在我身上。”

▲602班的部分学生们  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这不是“我们1班”第一次“火”。2013年,王悦微传了当时学生“大头妹”的作文《历史乱套了》,短短的几百字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征服网友,叹其“前途无量”。

  王悦微是语文老师,常在“我们1班”晒学生作文。最近有一篇写芦花的文章,转发过万。

  14年前刚做老师时,王悦微每天都让一年级的小孩写日记,一句一句改,但效果不好。第一个学期考试结束,她的班级语文平均分比其余班低8分。校长很生气,把她叫进办公室,说:“你不是说教语文才能发挥你的才能吗?你就给我这样的成绩?”

  后来王悦微发现,低年级学生最重要的是拼音、写字笔序、习惯培养、朗读、造句,写文章为时过早。“以前不懂,就知道挑战传统。”现在,每天午饭后她要给学生听写词语。

▲王悦微在课堂上批改学生的作文和书法作业    图片来源:红星新闻

  尽管教书14年,王悦微对照她喜欢的老师,判断自己对教学只是“刚入门”。2013年她跟着一位励姓老教师学习教课,喊老教师“师父”,每天都在琢磨一篇课文怎么教。师父说,“别看市面上任何教材书,自己去备课。”王悦微记到现在。

  暑假她在家看买来的光盘,听名师讲课。她比较喜欢蒋军晶和王崧舟。“你看完这种老师讲课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‘有学问’,”说到这里,王悦微有些兴奋。

  王崧舟讲《湖心亭看雪》,提及作者的另一句诗,王悦微没听过,便去查资料,一查才发现这句话藏在作者的一篇文章里,但用来描述作者当时心境又极准确。王悦微不免叹服:“你看这些人上课,就知道要给人一杯水就要先有一缸水。”

  2012年,王悦微的朋友建议她开一个微博,专门分享自己的教学,便有了“我们1班”。在朋友的催促下,王悦微养成了经常更新的习惯。现在,她拥有58万粉丝。现在那位朋友在北京工作,经常半开玩笑地让王悦微辞去宁波的稳定工作,北上赚钱。

▲王悦微的微博叫“我们1班”

  王悦微说自己比较懒,也没有挣钱的欲望。她经常听说身旁的老师辞职出去开一个作文课,教200个孩子,一个人一学期收2000块钱,三四个月能挣40万。她一个月拿5000多元的工资,“听听笑笑,不羡慕”。

  “我们1班”并没给王悦微带来什么太多收益。2014年有出版社找她出书,她一星期把自己从2003年就开始写的教学笔记整理出了10万字,没怎么改动就交了稿,拿到了出版社给的版权费2万多元。“现在出版社说1万本都没卖出去,我可以多个认证‘滞销书作家’。”她笑道。

  “教育的事实是如此琐碎。”王悦微要事无巨细面对一切未知的学生行为,还要不停向家长重复讲监督学生作业的期许,再迎接一次次不如意的结果,然后重整旗鼓,保持振奋。只要学生有一点儿不一样她都能看到,并认真讲“肉麻的话”赞赏,不吝啬拥抱。

  王悦微毕业于宁波师范学院。大学期间她接触到中国近代新闻史上著名报人邵飘萍,读“铁肩担道义,妙笔著文章”,暗自决定做记者。毕业后,家庭有所变故,她遂了父亲的心意,做了老师。王悦微说,自己快人快语,几年前她在宁波街头看到小偷,当面大声喝止。

▲王悦微在微博上晒出的一些学生作文

  甘心一直做小学班主任吗?对红星新闻记者的问题,王悦微在微博回复:

  “前段时间,我们语文学习的单元主题是鲁迅,在这单元课文结束的时候,我给学生们念了鲁迅的这一段话:

 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
  我也带他们一起念了这段话。这便是我的教育信仰。我愿意永远做一个小学班主任。”

责任编辑:桂强



上一篇:新宝马X1/帝豪GS等5月将上市新车汇总 下一篇:采用非承载式车身曝新凯雷德更多信息